苏北小镇全民网销家具十多年后

导读:
这种味道是十多年前才开始出现在沙集的。对于当地人,这种味道曾经几乎等同于财富的味道:江苏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人口不过6万多,原本寂寂无闻。直至汹涌电商大潮起,沙集人踩准了节奏,靠着在网上卖家具走上了致富路。

走在沙集镇街头,总能闻到一股木料的味道。

这种味道是十多年前才开始出现在沙集的。对于当地人,这种味道曾经几乎等同于财富的味道:江苏徐州市睢宁县沙集镇人口不过6万多,原本寂寂无闻。直至汹涌电商大潮起,沙集人踩准了节奏,靠着在网上卖家具走上了致富路。

随之而来的“中国电商第一镇”光环加持,让这个苏北小镇声名远播,风头一时无两。而在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创富传奇的同时,“沙集模式”也被视作信息化带动农村产业化的范本,成为各地竞相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然而,潮起潮落。因电商而兴的沙集镇,逐渐感受到了瓶颈。虽然从业人员规模和销售数字依旧可观,但是面对电商行业日趋激烈复杂的市场竞争,靠着低成本和集群效应迅速起家的沙集,原本的优势地位正被不断消解。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雪上加霜,把站在十字路口的沙集镇又往前推了一步。

如今大家都在谈“上云”和“直播”,似乎各行各业只要伴上电商,就是万能解药。实际上,制造业+互联网究竟应该怎么加,绝不是一道送分题。不妨听听电商小镇的人怎么说。

延伸阅读:商务部大数据: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家居用品等销量同比增长超40%

靠惊人集聚效应“无中生有”

若论及沙集模式的原点,孙寒始终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他的故事,在沙集可谓家喻户晓。

时间拨回到2006年。彼时,沙集的主导产业是生猪养殖和废旧塑料回收。因为成日和废塑料打交道,孙寒的老家沙集镇东风村一度被安上“破烂村”的诨号。也就是在此时,孙寒突发奇想,拿着在上海逛家具商场拍下的木质收纳架照片,找村里的木匠依葫芦画瓢打了一副。然后,孙寒在淘宝网上开了家网店,卖的就是这款山寨收纳架。

没人能想到本地木匠打出来的这套山寨收纳架,此后所引发的蝴蝶效应竟是此等巨大: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沙集镇的“破烂生意”遭到重创,而以孙寒为代表的初代电商从业者,则让当地人看到了致富的另一种可能性。于是,几乎是通过口口相传、面授机宜的方式,“淘宝生意”在沙集镇被快速复制推广,家庭式的家具作坊遍地开花,成品源源不断地上架淘宝。这一年,沙集镇的电子商务销售额就达到了4000万元。

2014年底,沙集镇废旧塑料回收产业完成全面清退,家具电商数量也随之迎来了裂变式的增长。这一年,仅东风村一地就实现了26亿元的电商销售业绩,曾经的“破烂村”摇身一变成为名副其实的“淘宝村”。

除了前店后厂式的家具小作坊,规模以上的家具厂在沙集越开越多。而围绕电商家具为中心,财务会计、产品拍摄、3D制图以及物流公司等电商配套服务也开始涌现。

没有原材料、没有零配件、没有专业技术,过去的沙集镇与家具生产几无交集。而现在,这里却坐拥国内最完整、成熟的产业链。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在沙集,方圆3公里,一定能配齐生产一套家具所需的所有材料。回过头看,沙集镇无中生有的家具产业,靠的完全是当地人扎堆做电商带来的惊人集聚效应。

作为先行者,孙寒向记者坦言,沙集电商如今的规模和体量,是他从来未曾预料到的。因此,所谓的布局和长远考虑根本无从谈起。身处大潮之中,孙寒一路走来靠的是直觉与顺势而为:“想赚钱但又不想打工。当年我选择做电商,完全就是为了生存。”

生意经不同,对未来有共识

疫情对于传统制造业的影响显而易见,沙集的家具产业自然也概莫能外。但是影响究竟有多大,沙集人的回答并不统一。

孙寒说,疫情非但没有影响他的生意,相反,销售数字还实现了逆势增长:“家具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三至四成。单是正月初一这天,我就卖掉了将近20万元的货。”在孙寒看来,疫情促进了网购,背靠巨大的内需市场,“宅经济”势头不错。

来自物流行业的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孙寒的观点。安能物流苏北大区总经理潘波表示,该企业设在沙集镇的转运中心2月20日正式复工,至3月初发货已恢复常态。统计显示,3月和4月的发货量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28%和52%,5月份也预计将有50%以上的增长。

“不仅是我们安能一家,根据我的了解,沙集当地其他的物流企业也都是这样的情况。”潘波认为,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平息,网上消费的意愿被集中释放,物流量的提升即是最显著的体现。

也有人日子并不好过。胡艳芬在沙集从事木料生产加工多年,她告诉记者,3月以来自家产品销售惨淡:“2吨一件的纤维板,以前一天少说要卖个10件左右。今天一上午,才刚刚卖出去1件。”胡艳芬向记者透露,考虑到成本问题,有同行最近已经开始给员工放假,企业停产:“库存都卖不动,再生产也是压货,还不如先停一停。”

而家庭作坊主则普遍对疫情带来的影响感受不深。蒋明和父母一家三口前年才开始做家具电商生意,生意始终不咸不淡。今年以来,生意虽未见起色,但倒也没觉得比以前难做多少:“本来我们就是小买卖,一天就做这么几单。疫情暴发前一天能卖多少,现在也能卖多少,没感觉有啥变化。”在蒋明看来,船小好掉头是他的优势:“淘宝卖不动了就去做京东,京东不行就换拼多多。反正总归有办法。”

各行各业都有不同的生意经,比如实木家具原料大多来自国外,很多货都运不进不来;相反,板材原料的价格最近一直都在走低,利润空间反而更大了。不过对于未来的预期,沙集人还是有共识的。每年5月至8月,历来就是家具销售淡季,随着国内疫情的日趋平缓,当地普遍认为至7月左右将有望迎来全行业的复苏。

“低层次纠缠”空间一再被压缩

作为沙集镇的第一批电商,沙集镇电商协会支部书记刘兴利认为,沙集的电商产业优势与短板都十分明显,无论疫情究竟影响几何,沙集都到了该认真考虑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的时候了。

经验,是沙集镇的一大财富。一方面,镇上家具产业虽是无中生有,但自当年“山寨”起家至今,沙集家具始终主打性价比,主攻中低端市场,一路走来轻车熟路;另一方面,沙集人早早“触网”,对于如何玩转网上生意的每个环节,都积累了其他乡镇和农村无可比拟的海量经验,即便是一些小技巧、小窍门都足以转换成生意上的巨大优势。

刘兴利举了个例子:“就说家具打包的方式,沙集镇就有独门秘籍。我们可以把包裹打得又轻又薄,但就是摔不烂,最大限度地控制了物流的成本。”按照刘兴利的说法,通过电商渠道发往新疆、西藏等偏远地区的家具,十之八九发自沙集。“这都是沙集人在实践中不断试验和总结出来的,是真正的民间智慧,别人学不来。”在刘兴利看来,正是凭借着这些独特的民间智慧,沙集才得以将中低端家具这块市场硬生生地攥在手里。

然而,虽然市场攥在手里,但是钱赚得越来越不容易。“6万多人口的乡镇,电商有16000多家,市场主体至少在2000个以上。大家盯着的都是同一块蛋糕,卖的也都是差不多的产品,到最后只能打价格战。”

不仅如此,电商产业的环境相较当年孙寒等人刚起步时,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新平台的崛起和大量品牌的入局,流量成为电商行业最为金贵的资源。不断高企的电商营销成本,使得始终深陷“低层次纠缠”的沙集电商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在沙集当地,一个公认的说法是,2010年以前,家具电商的利润普遍在七成左右;至2015年前后,利润就只剩下三成了。

面对日趋复杂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刘兴利认为人才是破局的关键:“沙集做电商的人不少,但是能称得上电商专业人才的不多。”刘兴利直言,虽然电商规模不断做大,但是与电商相关的管理和服务行业在沙集却始终未见长足发展。显而易见的是,沙集几乎家家户户做电商,但是有几家有专业的客服团队?

刘兴利认为,长久以来,沙集当地电商从业人员文化水平和经营意识普遍偏低,企业管理也相对落后。长此以往,将很难适应未来的市场竞争。“一个苏北小镇,怎么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或许是我们接下来需要好好想想的问题了。”刘兴利说。

还有什么理由原地不动?

沙集未来的路怎么走?沙集人同样莫衷一是。但是品牌和产品,却是屡屡出现的高频词。

子母床,曾是沙集家具的代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沙集的气质:均价不过数百元,设计和工艺虽然简单,但经久耐用,性价比很高。拜这份性价比所赐,沙集产的子母床被海量采购,出现在工棚和集体宿舍里。有一种说法是,国内每10张子母床,就有8张产自沙集。

然而,用沙集当地的木料经销商蒋兴甫的话说,这些家具是广东那边六七年前生产的样式。蒋兴甫说:“以后还是要改变思路,不能只搞这些低档货,不然怎么有发展?”

1988年出生的程怀宝也有同感。2010年开始做家具电商,他也是靠这些“低档货”发家,做了两年生意就在镇上全款买了新房。此后,他砸下重金连办三家工厂,巅峰时每个月给工人发的工资就有80多万元。如今,他却选择收缩战线,专注于儿童家具领域,并经营自己的品牌。

“低端产品已经越来越挣不到钱了。要做,就要做精做专,做出自己的品牌。”这些年,程怀宝开始组建自己的团队,先后聘请了专业的客服、售后、美工设计以及网店运营,不再走沙集家具传统的模仿复制的老套路,而是进行自主设计、自主生产,更多着眼于中高端市场。

现在,程怀宝生产的儿童子母床单价数千元,在淘宝网店上每月仍有数百单的销量,或许足以证明性价比并非电商唯一的出路。

孙寒同样认为要以产品为本。他认为,家具仍然是一个可以通过电商渠道长卖的商品品类:“不管是风格还是款式,设计还是材质,家具可以创新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沙集有基础,背靠着沙集的资源和优势,只要产品过硬,永远不愁卖。”

也有人认为,要以更积极的姿态拥抱变化。疫情期间,直播带货大放异彩,沙集人也亲眼见证了直播的力量。3月29日,睢宁县长薛永现身网络直播推介家具和美食。截至当日19时,共计131万用户拥入直播间,购买了超过1000件子母床,帮助本地企业实现销售额超过300万元,直接带动全网沙集家具单日总销售额超700万元。

“以后可能真的就是‘网红’直播的时代了。也许只要一个‘网红’足够厉害,就可以做到想卖什么卖什么。”刘兴利说,“到那个时候,就不用再谈什么淘宝村、淘宝镇了,也不用去想沙集的这套模式能不能复制推广了。相反,只要‘网红’有流量,就可能成为一个火点,把一整个地方的电商产业都带动起来。”

还有人说,连“网红”都在转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原地不动?刘兴利甚至认为,届时沙集都可以不用拘泥于家具了,“哪里是蓝海,我们就往哪里去。”

也许,对于长三角一批强生产、弱品牌的制造重镇而言,高质量发展之路,还需继续探索。

网站地图 彩29腾讯分分彩 彩29香港分分彩 彩29北京赛车
澳门网上正规赌场 沙龙娱乐官方网登陆 澳门赌场赢钱攻略 申博太阳城官网9.3
北京赛车彩票控 大富彩票网六合彩 红桃k优惠代理最占成 澳门网上新葡京开户
彩29黑龙江时时彩 彩29湖北快3 彩29幸运28 彩29台湾宾果
o8欧星频游戏 彩29新疆时时彩 彩29新加坡2分彩 彩29安徽快3
8JHS.COM 8ZZS.COM 8GJS.COM 66sbmsc.com XSB798.COM
688XTD.COM 1113885.COM 855TGP.COM 167psb.com 822TGP.COM
S618R.COM 22sbib.com 518jbs.com 97XTD.COM 115sj.com
958XTD.COM 967SUN.COM 697XTD.COM 666TGP.COM 1113898.COM